主 頁
文集 事遊 海嘯背後 楚漢論風流
談映畫 代理人 生活
楚漢論風流
<< 返 回 索 引 頁
楚漢論風流之劉邦黑天鵝

何斯人
2009-05-29


最近很多朋友都談起了劉邦,並且對劉邦這位由草根起家的流氓皇帝似有更多新的詮釋!

斯人記得當初起草【楚漢論風流】這個系列,每當提到劉邦時,人們的反應都只覺得這位平民皇帝能夠開創大漢大業,不過只是歷史的陰差陽錯純屬僥倖而已。

劉邦的草根無產階級身份,的確是先入為主地讓許多朋友被自己的主觀定見所「迷惑」,且包括我那位專門研究秦漢史的學者友好(也許她在撰寫論文時腦子裡被項羽和虞姬這段浪漫的生死戀「淹沒」了劉邦的大部份篇幅吧?)

斯人無意替劉邦「平反」,只是由始至終都不相信這種偶然,而且竟是那麼多的偶然,可以在很狹窄的時空裡都碰在一起,而且全都發生在這位市井之徒劉邦的身上!其實,這會不會是一種「黑天鵝現象」?當人們習慣於一些傳統定見時,意識上都很難接受沒有貴冑血統或士大夫出身的人來當統治者!因此也就沒法真正去正視劉邦的才華,雖然表意識不說,但潛意識上大多只認為劉邦這類顛覆傳統「白天鵝」定見的「黑天鵝現象」不過只是純屬偶然。

我在【斯人文集】5月26日發表的一篇題為《逍遙游的啟示》文章裡,提到莊子對智慧大小的問題打了幾個有趣的比喻。惠子對葫蘆的定見只是用來打水,宋人對「不龜手」藥方的定見只識用來幹漂洗,惠子對巨樹的定見也只知道是用來當木料使用。其實所有這類定見全都受制於傳統習慣的框框!也可以說只是知道世上唯有「白天鵝」才是天鵝,而天鵝是不可能以其他顏色來出現的,否則便一定不是天鵝!


這類定見是危險的,正因為這類定見,人類的文明和進步便會被局限。如果斯人說地球是四方而且是宇宙的中心,相信讀者們都會不住地捧腹大笑(不笑不足以為道)。可是,如果各位出生早了幾百年,又或者「不幸」地生長於梵蒂岡管轄的區域範圍內,相信大家可能跟哥白尼或者加里畧等人的命運不會好得到那裡去!

階級決定論其實早在法國大革命時期已經破了產,亦隨著封建帝王統治時代的結束而結束。孫中山和毛澤東都沒有甚麼貴族血統和色彩(前者屬於中產階級,後者出自中農家庭)。

我曾在【代理人】某篇(我也記不得起在那一篇)裡,引用了18世紀英國哲學家培根的觀點來形容這種「戴上了有色眼鏡」的先驗現象。培根在其《新工具》中有這樣的形容:「…擾亂人心的假相有四種。為了分別起見,我給這些假相取了名字,稱第一種為「種族假相」,第二種為「洞穴假相」,第三種為「市場假相」,第四種為「劇場假相」…人的理智在本性上就喜歡設想世界裡面存在著比它所看到的更多的條理秩序…人的理智一旦接受了一種意見(不管是通行的意見或者是它所喜歡的意見),就把別的一切東西都拉來支持這種意見,或者使它們符合這種意見。雖然在另一方面可以找到更多的和更有力量的相反例證,但是對於這些例證它卻加以忽視或輕視,或者用某種分別來把它們擺在一邊而加以拒絕;這樣,通過這種有力而且有害的預先決定,就可以使它以前的結論的權威不致受到侵犯。」


學術界經常引用一個頗為出名的經典例子,相信或許有讀者亦有所聞,那亦是在培根的《新工具》中用來批評諷刺先驗論者的故事:「…有人把一張掛在廟裡的海上遇險得救者向神發誓的圖畫指給另一個人看,並且要他說現在他是否承認上帝的威力,這時候那個人卻作了一個很好的回答,他反問道:「是的,但那些發誓以後被淹死的人又被畫到在那裡呢?」…在這些事情應驗的時候就注意它們,但是如果它們沒有應驗,即使這種情形更加時常發生,也把它們忽略過去了…」

沒有貴族血統只受過「高等市井教育」和「流氓博士程度」的劉邦,他的領導材華和那種「旁礴萬物」的大智慧(請參考《逍遙游》內的詮釋)便是這樣地被大多數人(由其是讀書人)所輕視,也只因為他並不符合知識份子腦海裡那種「合理對稱」的帝王應有標準,所以劉邦的成功最後只能被歸咎為「一世夠運」,這種「一世夠運」當然還包括上天安排了項羽這名「力拔山河氣蓋世」的「窩囊」對手。





[ 往 頁 頂 ]
推薦此作品給朋友:
朋友的電郵:
(如有多個電郵,請用逗號分隔。)

您的姓名:
您的電郵:


免費登記,有新作品推出,即刻知道!
請輸入您的電郵,並按 「- 立刻登記 -」
有新作品推出,會馬上以電郵通知閣下。
您的電郵:


如果您有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