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頁
文集 事遊 海嘯背後 楚漢論風流
談映畫 代理人 生活
斯人文集
<< 返 回 索 引 頁
Synchronization

何斯人
2010-01-02


最近在跟一些IT人打交道的過程中,發現他們很喜歡用上面標題那個字來作為與人思維溝通的方法。當然,他們不會把整個英文字都每一下子唸出來而只用上了‘SYNC’ 字罷了。

甚麼是‘SYNC’ ?相信大家到網上辭典或維基百科便不難找到詮釋,那是包含了「同步」的意思。拿個具體事例來說,好幾年前我們流行使用的‘Palm’ 機便是需要跟電腦主機每日‘SYNC’ 來‘SYNC’ 去以作同步更新資料。

怎麼要同步了?因為如果想要跟別人思想交流,當然最有效率的便是首先要緊貼別人的想法,理論上這便得先要去同步(或最少的誤差)「調校」好跟對方在思維上的「指針」。這樣一來,對方之後所表達的一切都能較「順藤摸瓜」動機明晰。

這無異是一種溝通技巧,然而人非機器,人始終有著其主觀意識,非時針般地調校即可。因此要是真的來 ‘SYNC’ 別人的思維,看來在執行上還得先要去暫停被自己固有的學問主觀性所羈絆,然後設法像搜尋維基百科或從互聯網上找出應有的知識那般,再學會了這些學問,把這些學問真正能套用上去。從現實的角度來看這是很難辦得到的。


比方說,我的主觀思想根本便不會把金錢作為一種追求的本質的話,而‘SYNC’ 我者則本位思想卻是以金錢來做指標以衡量得失成敗,那末結果是好像拿橙來衡量蘋果一樣,就是 ‘SYNC’ 對方也無法取得預期因透過‘SYNC’ 這種工具(或手段)來獲得的結果。

當然,‘SYNC’ 這種方法工具用途仍然有其廣泛的應用性,例如開一些非創意式的會議(如只是針對配合統一作業類的業務會議)或一些只屬行動層次級別的部署等,‘SYNC’ 每位參與者的思路,在領隊來說,這種深化還是有著增加團隊效率的必需性。

在捕捉一些簡單對象的思維動機方面而言,這種工具還是有著一定的效用,不過大前提必須是要這種對象有著跟工具使用者有共同平台的思維聯系。比如說彼此都是信奉同一種宗教或彼此對金錢的看法都具一致性的。

看過Nassim Nicolas Taleb(暢銷書‘黑天鵝’ 的作者)那本‘Fooled By Randomness’ 的讀者,可能有所留意到第一篇裡有如下的描述:「呂底亞(Lydia小亞細亞西部的一個古代王國)國王Croesus被公認為當時最富有的人,據說希臘的立法者Solon去拜會他時,並沒有對主人家身旁的財富和金碧輝煌的事物顯示出絲毫的詫異,也沒有贊美這些珍寶的主人…對於這位貴客無所動容的態度,Croesus極度不悅,由於設法要從這位客人嘴裡套出一些恭維之辭,他問Solon有否見過比他快樂的人?…Solon答說:「看盡人世間形形式式、無數的不幸之後,我們不能因為眼前的享樂而狂妄自大,或者贊美稍縱即逝的快樂。世事難料,未來變幻莫測,只有承蒙上蒼垂憐從此能幸福以終的人,我們方能稱之為幸福快樂」。」

這不僅僅只是價值觀念的迴異,Solon話裡的「世事難料」所包含的偶發性主導思維,連人類思維「想當然」般的傳統思考本質都已經顛覆了過來,試問彼此之間又何來基礎去‘SYNC’ 對方呢?

這是多麼大的彼此分歧啊!幸福快樂標準確是因人而異的,這主要是彼此間價值取向不同所致。胡雪巖當然是不可能跟陶淵明對幸福快樂的定義擁有一致性!因此如果要胡雪巖 ‘SYNC’ 陶淵明的話,那是不大可能達到的,反過來說亦然。


世界上的事物在不斷地變化,就算是彼此站立於商界平台來互‘SYNC’ 的話,我看在今天還是無法能夠辦得到。在傳統的商業定義來說,免費是不可能成就商業的事情,如果任何商業計劃不能直接地跟金錢回報掛上了鈎的話,都不可能是幹商業事務而只能算是義工服務或屬於慈善的行動。

舉個例子說,今天的信息事業甚至品牌事業卻並非是朝著這種方向來進行,可這卻是它們成功的不二法門!它們憑著的只是「注意力經濟(attention economy)」和「聲譽經濟(reputation economy)」而絲毫嗅不著半點兒的銅臭。不過它們卻可以透過一次性開發的軟件或社交網絡,從邊際成本遞減產生出邊際利潤遞增的收益,然後再來量化成財富甚至‘cash out’。

聞說可口可樂的某位總裁,當有記者問及他如果所有他們的廠房都被意外地燒毀後會如何時,他欣然答道:「明天早上門前將擠滿了爭著貸款給他的銀行家!」

只要「可口可樂」四個大字就足矣,這便是品牌「注意力經濟」和「聲譽經濟」的魔力!這種商業層次,金錢也並非真的是需要看得見才算是擁有的,因為要‘cash out’ 並沒有難度。

因此如果真的要‘SYNC’ 這類對象的想法,自已便首先要具備這種層次的思維!但若欠缺這種層次,相信怎麼SYNC’ 亦‘SYNC’ 不了。

從「非洲人不穿鞋」和「非洲人沒鞋穿」這兩種迴異的商業定見來說,已經是彼此之間思維層次南轅北轍而無法互‘SYNC’ 對方的了。

畢加索說:「當你們只看到一塊頑石的時候,我已經看到了我的雕像。」對此,我那些IT朋友精英們又不知有何卓見?

我這些朋友說只能‘SYNC’ 斯人20%的思維,我不敢跟畢加索來比較,我只是覺得這班朋友總不過是拿著蘋果的標準來計算啤梨罷了。





[ 往 頁 頂 ]
推薦此作品給朋友:
朋友的電郵:
(如有多個電郵,請用逗號分隔。)

您的姓名:
您的電郵:


免費登記,有新作品推出,即刻知道!
請輸入您的電郵,並按 「- 立刻登記 -」
有新作品推出,會馬上以電郵通知閣下。
您的電郵:


如果您有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