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頁
文集 事遊 海嘯背後 楚漢論風流
談映畫 代理人 生活
斯人文集
<< 返 回 索 引 頁
衹有永遠的利益?

何斯人
2011-10-06


老實說,我最初接觸「衹有永遠的利益而沒有永遠的朋友或敵人」這句話是當我在菲律賓從事海外金融工作時由馬科斯總統的口中聽來的。當然,總統是從那裡聽來的,我並不知道,後來有朋友說是丘吉爾所言,亦有人說是17世紀一位英國首相Viscount Palmerston說的“Britain has no permanent friends, nor permanent enemies. She has only permanent interests.”,斯人亦無謂「皓首窮經」了,反正我既非是「青春作賦」之流亦非做學問之輩,有「道理」的金句,入了腦便是。


相信剛踏足社會的年青人,對這種「利來利往」的說話真可能是極之反感甚至覺得這是離經叛道,難道不是友誼萬歲的嗎?所謂「得一知己而死亦足矣」,很多年青人初踏足於大千世界,對這種利益掛帥的意識形態不無反感,這種否定的態度相信是和江湖練歷不足攸關吧?然而,也許當碰得焦頭爛額之際,便頓時「痛改前非」由一個極端跳到了另一個極端,很多時變得「比左還左,比右還右」,從此對人際關係真的只有心存功利卻對友誼當作笑柄!

這種「人生流程」屢見不鮮,如今斯人不少朋友已屆退休之齡亦然如此,相信到了「審判日」也許亦是如此!畢竟誰願意因相信朋友的真而要甘冒人生落索之險?大概是他人受騙總要比因相信他人而自己受騙來得强吧?現實生活總是離不開了「氓之蚩蚩,抱布貿絲,匪來貿絲,來即我謀」這麼類的功利關係了吧?

然而,處處「機關算盡」也許只能達到保護自我甚或圖點小近利的境界,當要更上一層樓的時候,反倒覺得不能事事如此。修為之道正好像「迎我來」之石,設法子去避開它反倒一頭栽向了它!

難道要在名利場上提早隱退或是處處交心而處處碰壁不成?其實沒有交心便學不到別人的智慧,然而交心亦非得須要「處處」,否則只是濫交而已!交心無異是一種學習的過程(誰說不會要花點感情上的成本?),不交心則定會停滯不前,一個人如果一生只管處處去保護自己,學問必然有限,「他山之石」是智慧長足之所在,一個人也不可能走得遍他人的心路歷程,管你認同不認同,學堂裡的學問不正是別人的智慧來的嗎?我們從《三國演義》看呂蒙「白衣渡江」也不正在學習別人的智慧嗎?不也須放開心懷和「犧牲」點時間來跟羅貫中「交交心」嗎?當然如果認定羅生講的都是屁話,那便大可不必被《三國演義》所「涂毒」,不過自己亦技止於此矣。不作此交心的「犧牲」也可能無意識地被彼交心所刧持,例如你上司教你如何去享受「巧取豪奪」或「言而無信」之「妙」。有否想過如果你要是侵華的日軍,「三光政策」或是「南京大屠殺」的執行不也是要先予這般價值的肯定和認同?這難道不也已是「暗地裡」交了心才幹得出這等事情的嗎?

一位法國存在主義哲學家Simone de Beauvoir說過:『人生尋求永恆與不斷超越的過程,如果所作所為僅是為了保持現狀,那麼活著只不過是尚未死去罷了。』


要智慧有所長足,其實很難不去彼此打開心扉來進行一番「訊息」(甚或哲學層次)交心。然而,從技術層面來說,為了達到最佳效益的話,對象當然要有所選擇,否則只是錯配和「瞎交流」,既於事無補更是有害無益!有些中華處世的哲學原則甚有參考價值,我就比較喜歡《素書》的一些哲裡。斯人僅將其文字抄錄如下望有心之人不厭其煩且來分享亦算是斯人與閣下的交心!

《素書》有云:『…同志相得,同仁相憂,同惡相黨,同愛相求,同美相妒,同智相謀,同貴相害,同利相忌,同聲相應,同氣相感,同類相依,同義相親,同難相濟,同道相成,同藝相規,同巧相勝…』。這些古代的智慧,相信「雖不中亦不遠矣」!

正所謂「曹操亦有知心友,關公也有對頭人」,然而境界隨時空逆轉而變易,不可不察。或者有認為此乃不亦「祇有永遠利益」乎?然則「永遠利益」非來自永遠一人甚或者永遠時段的那個人,因為層次境界已經是此一時而彼一時了!





[ 往 頁 頂 ]
推薦此作品給朋友:
朋友的電郵:
(如有多個電郵,請用逗號分隔。)

您的姓名:
您的電郵:


免費登記,有新作品推出,即刻知道!
請輸入您的電郵,並按 「- 立刻登記 -」
有新作品推出,會馬上以電郵通知閣下。
您的電郵:


如果您有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