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頁
文集 事遊 海嘯背後 楚漢論風流
談映畫 代理人 生活
楚漢論風流
<< 返 回 索 引 頁
大海航行雖靠舵手 瓜兒卻絕不可脫秧(三)
(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何斯人
2012-01-12


論書卷學問,項、劉皆無。論武功,劉邦交白卷。論愛情,項羽能值得紅顏來賣命,劉邦卻要為數個女人的爭風呷醋而疲於奔命。論顯赫,那是楚國項姓貴族跟無名小混混相比。不過,若論charisma則劉邦可以取得AAA!何故?從現實看真理吧!項羽的群眾基礎明顯薄弱而只得一個超級智囊范增,而且范先生也不是沖他而來亦不過是「前朝」遺產而已,且更在項、劉之爭尚未知鹿死誰手時亦已拂袖他去。反觀劉邦則是凝聚了文臣武位一大籃子,群眾基礎牛得要命!

跟孟嘗君門下食客三千不盡相同,劉邦的荷包確跟孟嘗君千差萬別,雖則劉邦的群眾是否亦屬「雞鳴狗盜」確很難定義,但在擁有共同價值(或今稱革命理想)的動機才走到一起來而言,孟嘗君那些只為「吃無魚、居無竹、出無車」才去賣命的群眾卻顯得只是一窩雇傭兵而已。

劉邦的凝聚力是貴乎一種類教派式的堅壑,是刻意亦是漫不經意!良禽擇木而棲,孔明之選擇劉備陣營,正因他明白到曹營及孫家平台雖大但不可能有他發展的空間。張良亦不含糊,雖則項營平台較大,然則項老板的自我中心卻是無人不曉,加上既有范增亦何須張良?張良豈是謀一時之溫飽或謀一隅以棲身的人?穩求於「大企」謀其一官半職安待月尾出糧亦豈是張良這等謀國之人的終極目標?

韓信、陳平「原職」於項氏「大企」,皆因看透了個人發展的野心不會在這家「大企」獲得實現,而劉邦的「小企」反獲發揮,蕭何、曹參與劉邦俱曾為鄉黨小吏,正是同事加兄弟,對劉邦性格了解透徹,不從「劉教」難道還有其他的選擇乎?

英雄者,非以自捧而實乃人捧之,又正若神靈,非乃自奉卻始於群眾之供奉而後賦諸予神明!項羽雖『力能抗鼎』、『力拔山兮氣蓋世』亦貴為楚國望族之後,本來這都可以是成為其起家的本錢魅力,然結果卻不受具慧眼之人所撐,能有位父輩遺臣范增最後亦溜之大吉。韓信、陳平早便不信項羽的邪而要脫走來「埋劉邦的埠」。故項羽其敗局核心表徵乃群眾的離心離德以至於自我孤立,底原因卻是項羽孤芳自賞個人英雄主義的意識造就其一切行為準則,故項羽失敗的種子其實早已被這樣的埋下。項羽這樣的牛人到處都被群眾敬而遠之(由其是被有識之士),不要說是項羽自己猜不透,到了今天很多人仍難以理解而只能拿些無關宏旨的枝節皮毛來權充解讀。

劉邦這類領導人如何?他由一眾具慧眼的識英雄者所捧而雄!張良、蕭何、陳平、酈食其、韓信、夏候嬰、樊噲、曹參、周勃、彭越、婁敬…等人雖則來自五湖四海亦不乏販夫走卒之輩,然而劉邦之所以被捧,說得市儈通俗些正是劉邦這隻「潛質股」受到群眾看好而被「低位買入」!為著看好劉邦的戲而委身於劉營,把終生狠壓注於「劉邦股」而走到一起來實非偶然。

說項羽窩囊而讓劉邦有機可承,其實亦對劉邦的能力有貶謫之義。項羽若真是那般窩囊,鉅鹿之戰何以能破章邯幾十萬大秦帝國的精兵主力?項羽之敗其實僅敗在其剛愎自用之性格,此乃自敗而已!劉邦不是面對一個彈指可勝的窩囊廢,劉邦之勝實乃勝在於其『將能而君不御者勝』之性格上,張良、韓信等人何嘗不是能獨當一面自起幡旗之人?能令具慧眼者來投奔,劉邦亦豈止是時來運到?項、劉之勝敗可說是自內而不自外。

國、共內戰時,雙方都在極力爭取人材凝聚方面而努力不懈,然而雙方的號召方式不同,而最後卻只有物質匱乏的共產黨勝出而奪得天下,這就說明了凝聚需要具有共同價值信仰方能有效號召並團結群眾,這亦道出了「真心實意擁護革命(共同理念)的群眾」才是「真正的銅牆鐵壁」亦可說是「甚麼力量也打不破的(或誘惑其變節不了的)」,反之只能勉強維持一群尸位素餐的雇傭兵而已,卡達非如是、老蔣如是、匹夫項羽卻連這個門檻都跨不過更是如是!

記得少時讀過一則稱【怒毀樂章】的典故:據說與拿破崙素未謀面的貝多芬竟因拿破崙的真稱帝假共和,在失望怨憤之餘一怒而毀掉了準備要獻予拿破崙的讚訟樂章。拿破崙失掉了貝多芬這位fans,表面看來確實無足掛齒,然而群眾當中又有多少個失望的貝多芬要背拿破崙而他去?看來這才是關鍵所在!在大海航行的舵手固然是重要,但缺乏群眾的抬捧,英雄就只能像斷秧之瓜和脫水之魚,終究會因缺乏養份而要被陰乾。朋友們!英雄要有凝聚群眾的能力,但拿甚麼來號召團結卻真是一門終生也學不完的學問啊!(全文完)







[ 往 頁 頂 ]
推薦此作品給朋友:
朋友的電郵:
(如有多個電郵,請用逗號分隔。)

您的姓名:
您的電郵:


免費登記,有新作品推出,即刻知道!
請輸入您的電郵,並按 「- 立刻登記 -」
有新作品推出,會馬上以電郵通知閣下。
您的電郵:


如果您有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