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頁
文集 事遊 海嘯背後 楚漢論風流
談映畫 代理人 生活
斯人文集
<< 返 回 索 引 頁
A Message To Garcia

何斯人
2012-03-25


《給加西亞的信(A Message To Garcia) 》是一本由美國出版家阿爾拔‧哈伯德(Elbert Green Hubbard, 1856-1915)在1899年據說是喝茶時被兒子有所啟發而即興之作。全書短得可以,甚至能以一個小時便可讀完,然而到了1915年作者逝世為止,這本書卻已經被印製過4,000萬冊。整整一個世紀以來,這部書還被翻譯成不同的文字,特別是各國政府官方機構、軍隊及許多大企業都把此書送贈給職員和士兵。最有趣的是,在日俄戰爭期間,日本人發現在俄軍俘虜的隨身物品中都有這本讀物,因此日本人認為這是一本有用的東西,旋即翻譯成日語,後來,天皇更下詔日本所有政府官員、軍人、甚至是普通市民都要人手一冊。這部書能具如此龐大發行量,相信沒有各國政府的全力推廣確實是難以辦到。

為甚麼意識形態各異和不同陣營的各國政府都要來「挺」這本書?也許可以用毛澤東的一句話來形容這種情況:『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為了一個共同的革命目標走到一起來了…』,書中的核心意識是否「革命」則是仁者見仁,但肯定在意識形態方面能一致達到大家共識!能夠跨政府、跨利益集團、跨國界地域、跨時代甚至跨越敵我陣營而能達有效共識,究竟這種共識又是甚麼?

《給加西亞的信》其實只有很簡單的內容,背景是1898年『美西戰爭(Spanish-American War)』前夕,美國政府派出了一位年輕的軍官偷渡潛入到當時是西班牙人統治的古巴,把美國總統的串聯訊息親手傳達到當時反西班牙叛軍領袖加西亞將軍的手中,同時亦把古巴的敵我軍事信息及叛軍的要求帶回去給美國總統,這就是《給加西亞的信》的故事內容。

各國政府及企業要共識的重點固然並非本書的故事內容而是通過內容所描繪的這位美國軍官執行任務的態度。『不要問國家能給你甚麼,問問你自己能為國家做甚麼(”Don’t ask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這句金乃迪總統的經典說話可以概括了這種態度,也就是這本書能獲各國政府及利益集團一致共識的原因!這其實也就是雷鋒、董存瑞、王傑、王進喜等這些「永不生螺絲釘」的美國版本。


從廣義來說,所謂英雄烈士等模範,就是不辱使命的人!從狹義來說,就是要為「正義」來不辱使命甚至勇敢犧牲!司馬遷說過:『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用之所趣異也』。毛澤東更將其定性並引伸『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還重,替法西斯賣力,替剝削人民和壓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鴻毛還輕。』!然而,究竟誰能真正代表了正義?誰才是「上帝」的真實子民?司馬遷的『用之所趣異也』便來得客觀磊落。

以廣義為前提針對時下一般人的工作態度,這本書確能予人正本清源的當頭棒喝。書中主角這名美軍軍官在沒有任何前置資料提供下已經踏進了開往牙買家的輪船然後換船偷渡往古巴。臨離開美國前,他的上司對他說:「年輕人,總統閣下已選定你與加西亞聯絡並送信給他,加西亞目前在古巴的東部,你的任務是從他那裡取得軍事情報,而且要分析那些情報。你送給加西亞的信涉及總統向他提出的一系列問題。為了不暴露你的身份,切勿與加西亞進行書面聯絡…此次任務要確保萬無一失,只許成功不許失敗!」這就是上司的說話以及任務的全部內容!

如果是換作了別人,他一定是一臉茫然地問:「加西亞是誰?」、「加西亞在那個確切的座標?」、「這可非我稱職的工作啊」、「為啥不派別人去做?」、「加西亞還活著嗎?」、「這事兒急不急?」、「有甚麼具體的支援和步驟?」等一連串相關問題。等一等!這是否有點兒跟我們現在身旁很多同事有些雷同?或者甚至跟自己的行事作風相近?我們接手這種「簡單任教」卻要在一切都不可知裡頭來個「千百度眾裡尋他」!我們能否這般積極主動,獨立地去駕馭支配這一切主觀客觀的條件而不會反過來被條件所支配呢?

沒有‘job description’ ,‘briefing’ 、甚至沒有部門(要自己一手一腳來成立),相信很多創業者或高管朋友都有類似的體驗,而且這些朋友屢屢都能「履險如儀」,這就是「尋找加西亞」的核心精神。可是我們卻經常發現很多年輕朋友往往被「沒有手機怎樣去辦?」、「沒有了GPS(或手機裡缺少了這種功能)又如何來定位?」、「沒有了Google的相關字搜尋網又如何有頭絮?」、「欠奉了FB又如何找社群傳遞有關訊息?」、欠缺前置條件往往令人變得無助,我聯想起一部荷里活舊猛片‘Ice Station Zebra《冰國戰雲》’ 里的一場戲:軍官要求士兵把自動步槍拆解,然後把燈光扭熄並要求士兵在黑暗中重新把槍安裝還原。有士兵隨即問:「長官,沒有了燈光你叫我們如何裝槍?」軍官答道:「難道你在戰場上又有燈光的嗎?」。欠缺了電燈的光,我們難道便喪失去甚至維護生存方面的能力?這就是《給加西亞的信》在廣義上能「泛跨」而站得住腳的主要原因,亦是人類之所以能延續到今天的關鍵,畢竟這是一種普世價值!(待續)






[ 往 頁 頂 ]
推薦此作品給朋友:
朋友的電郵:
(如有多個電郵,請用逗號分隔。)

您的姓名:
您的電郵:


免費登記,有新作品推出,即刻知道!
請輸入您的電郵,並按 「- 立刻登記 -」
有新作品推出,會馬上以電郵通知閣下。
您的電郵:


如果您有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