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頁
文集 事遊 海嘯背後 楚漢論風流
談映畫 代理人 生活
斯人影評
<< 返 回 索 引 頁
公義價值跨越感傷:一部發人深省的電影‘The Conspirator’

何斯人
2012-07-22


這可以是近期難得一見甚具深度的一部電影,同時以劇情而言卻亦不失為一部可觀性甚高的電影,也反影了製作人羅拔列褔(Robert Redford)這位資深荷里活影星深諳電影除了要深刻地言之有物外也必須兼具娛樂性之道(這也是荷里活大片的全球核心競爭力)!然而,對一般觀眾而言(尤其是對美國歷史不詳或對公義透過司法來表現一種國家核心價值的第三世界觀眾來說),我仍覺得此片賣座甚難討好。

這是一部以美國總統阿伯拉罕‧林肯遇刺後,美國人如何運用司法手段制裁兇手及涉嫌兇手,從國民感傷與維護國家核心價值的司法公義之間取得平衡。總統被兇徒行剌而死,這是一種悲劇,但同時也是一種感性上凝聚國民的機遇,然而若讓感性泛濫而成為了只管報復,那司法公義這種美國(及西方)核心價值也就會失去了應有的色彩和內部平衡作用!在這種排山倒海的國民咆哮聲中(有超過百萬人瞻仰林肯總統的遺容),透過執行司法公義以維護國家(甚至整個西方)核心價值利益的人已經不能以難和易這種普通辭語來形容其執行的艱澀,這已經簡直是到了「政治立場是否正確」甚至是否「人民公敵」和國家利益的高度來考慮孰得孰失的兩難之境!

故事具體內容講述1865年一批前南軍士兵及人士被控陰謀行刺並殺死了林肯總統、副總統及國務卿的歷史大事,其中在被告當中還包括了一位南方女士Mary Surratt(acted by Robin Wright)。全片聚焦於男主角Frederick Aiken (acted by James McAvoy),一位從北軍退役後重操律師業務而被委派於擔任辯方的律師。這位律師起先仍是跟其他被仇恨控制了情緒的民眾般一樣,甚至還拒絕接受作為辯方律師的指派。然而當他接受了被指派後,他的專業知識和工作過程讓他逐步了解到這位女被告是清白無辜而只因身為南方人士而表達出對行刺者應有的同情而已。全片便是這般環繞著這位辯方律師對專業的尊重以及對維護司法獨立精神合理價值完整性的追求,這就是全片的核心主旨!

可惜代表著理智的司法制度始終不敵代表著偏見情緒的政治權力現實,在幾乎勝訴的時刻,接受辯方Mary Surratt法律上是清白的陪審團最終還是被撤換了!Aiken旋即以專業知識向主審大法官申請改為民事審訊(當時竟是以軍事法庭審訊的),然而最後被駁回及拒絕,在當時政治大於法治的形勢下, Mary Surratt終於跟其他被裁定有罪的行刺犯一樣被吊死。結局看來是悲哀的,這不僅是政治壓到法治的一種悲哀,影片亦流露出對美國價值工程的一種哀愁,Aiken理完此案之後也就再不當律師了。不過在全片結尾時亦不把這種哀愁過度地渲染,反而積極隱喻了對這種價值的信心和希望,結尾字幕上打出了『自此案後,非軍事人員並不再將在軍事法庭內審訊而一律由民間法庭(civilian court)審理』的字樣,又以Frederick Aiken離開了法律界後創辦了華盛頓郵報的文字敘述作全片的終結!

辜勿論西方司法制度的可用性和適用性,能夠理智地認清甚麼才是本體核心價值從而力排眾難來擇善固執,這種本事真的一點都不簡單!西方價值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往往便是源自於此類對驅動及保衛這種價值觀軟實力的軟實力意識和文化工程。

『一個共和國如果版圖太小,就會被國外的敵對勢力所滅亡;如果版圖太大,就會因為國內的問題而滅亡。』,『…為了防止濫用權力現象的出現,從事物的本質出發,有一種最為必須的方法,就是用權力來監督權力。可能有這樣一種政府被人們所建立,它既不會强迫人們去做法律不允許的事,也不禁止人們去做法律允許的事。』(孟德斯鳩寫在18世紀)







[ 往 頁 頂 ]
推薦此作品給朋友:
朋友的電郵:
(如有多個電郵,請用逗號分隔。)

您的姓名:
您的電郵:


免費登記,有新作品推出,即刻知道!
請輸入您的電郵,並按 「- 立刻登記 -」
有新作品推出,會馬上以電郵通知閣下。
您的電郵:


如果您有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