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頁
文集 事遊 海嘯背後 楚漢論風流
談映畫 代理人 生活
斯人文集
<< 返 回 索 引 頁
自由的版本終極篇六十四

何斯人
2017-12-19


西方式的民主演變到了目前,無容質疑地當然是以美國作為火車頭,然而這個火車頭似是愈行愈予盾忐忑!作為嬰兒潮一代的我這等草民,很明顯也感受到這份落差。

我跟眾多同輩一樣,青少年時期都對美國有著無限憧憬,都希望真能夠移居美國生活,我不否認這是受到美國的種種意識形態軟實力影響的結果,然而歸根究底軟實力總得『打鐵還須自身硬』來交貨的!比如說在我們那時,『美國夢』確實是真能兌現的(我的妹妹就是這樣的一個)。這大概便是我家人佔去了半數(包括了我母親)成為美國公民的原因。我當時有個天真的假設,那就是人必須要最大限度地能擁抱自由,而欲要每刻都能呼吸自由氣息,則美利堅合眾國莫屬!其他西方國家?很遺憾,除非是被其他現實理由百般營役,這並不受及當時我這個理想主義者的青睞。

今天這個被我喻為理想之地的美利堅合眾國,正在變得愈來愈不理想!美國二百多年來建立起的『夢』其實已經名存實亡。如果說朱警司掄棍打人是宗嚴重罪行的話,美國人會頓覺詫異,至少以美國標準而言距離嚴重這二字實在還差得太遠。我並不否認香港的「否決政治」產生決策低效,然而這與「否決政治」原產地美國國會相比便頓成了「小巫」!「小巫」不僅是指規模方面,在程度方面也屬「小巫」,至少美國的民粹主義者已經不囿於街頭和校園了,『美國優先』的民粹總統已經亮麗登場,這雖是選民的選擇,但反映著的卻是「否決政治」嚴重程度所產出的必然後果。我之所謂「必然後果」乃引證自歐洲民粹主義抬頭的德意志和意大利近代史。請勿忘記,威瑪爾共和國當時也是民選政權,希特勒是高票當選得席的!(很多人可能忽略了一些歷史的事實,墨索里尼也都是通過符合憲法的方式和程序獲得了65%的選票和贏取375議席而當上了意大利首相的。至於阿道夫‧希特拉同樣是通過民主選舉所產生出來的,而且他的選舉仕途更非一帆風順。在1932年7月的選舉中,雖然希特拉是以13,799,000張選票和230席而成為德國總理,不過此前於1924年12月的選舉中,他的納粹黨僅得14個議席和908,000選票;於1928年5月更只有12席和810,000選票(僅佔總票數的2.6%);1930年9月是107席和6,407,000選票(佔18.3%))。這是物極必反弄成民心背向的歷史必然表現,引用《歷史的終結》反共政治學教授作家褔山的話來總結:『這就是美國的代議制一直存在的問題;二黨都未能幫助到那些走下坡的人群…』。當然,「拉布」是首要工作,民生議題不過是拉票手段而已。福山也在評論特朗普的上台有趣地說:『是自由民主中的「民主」那部份發動了起義,開始報復「自由」的那部份了!』。

然而令美國這個代表西方民主的火車頭愈來愈難行,其因素遠不止此。民粹產生的由來也不過只是果而非因,其因便是我常言的社會經濟利益分配失衡,即愈來愈多的人往下流動而財富則愈來愈集中於非常少數人的手中。這就是令『美國夢』破碎的原因,也就是民粹主義的溫床。這不單只是「夢的解釋」(不是弗洛依德的同名經典),而是一枚可引爆整個社會的定時炸彈!引用某位美國學者的話來形容美國社會各階層現況:『過去二、三十年中,富人變得更富有,中產階級則負擔更重,窮人則看不到特別光明的前途』。

事實上中產階級作為橄欖狀社會結構的中堅,被認定是二戰後美國繁榮的基礎,然而這種結構已經在今天完全走樣!走到甚麼樣?在《消失的中產階級》一書中作者有如下描述:『美國當今在經濟增長利益的分配方面表現得像一個發展中經濟體』!

無異美國在過去四十年間變得更富有,不過其增長的利益並沒獲得全體共享。1980-2014美國人稅前平均收入增長了61%,但大部份收入都流向了最高階層。2014年頂層10%的富裕階層拿走了當年創造的一半財富,但美國家庭收入卻和20年前幾乎一樣,維持著零增長!著實而言,經濟數據並沒有反映出社會結構性的不滿。再看看美國皮優研究中心2015年數據,2015中產佔美國成年人口比例為50%而遠低於1971年的61%。中產家庭收入佔全美家庭總收入比重由1970的62%大幅降至2014的43%!

於美國人而言,這並不是『美國夢』所應有的樣子,又或者說『美國夢』已經早不存在了!至於作為事事以「大巫」為師的「小巫」香港,如果也依樣翻開數據,可能驚訝更不止於此!(待續)







[ 往 頁 頂 ]
推薦此作品給朋友:
朋友的電郵:
(如有多個電郵,請用逗號分隔。)

您的姓名:
您的電郵:


免費登記,有新作品推出,即刻知道!
請輸入您的電郵,並按 「- 立刻登記 -」
有新作品推出,會馬上以電郵通知閣下。
您的電郵:


如果您有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