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頁
文集 - 事遊 - 海嘯背後 - 楚漢論風流 - 談映畫 - 代理人 - 生活

.... 海嘯背後 ....... [ 返回索引頁 ]
一石激起千重浪

何斯人
2009-09-19
日子過得真快,雷曼不經不覺間已經倒閉了一年!對於做生意的人來說,這真是有如坐過山車般的一年!雖然雷曼苦主仍身處水深火熱,然而樓市和股市卻又重復歌舞昇平之景。我常在想,如果人能夠像某些動物那樣,由去年9月15日開始冬眠9個月左右然後醒過來,至少由於市場表面上亦經已回復到雷曼倒閉前的狀況(甚至表面上更好),因此冬眠後起來並不會覺得有甚麼異樣而繼續以相同的心態來處理事情吧?目前情況真好像有點是這樣,難道有些人真的曾冬眠了嗎?

愈來愈多人認為海嘯已成過去,至少在雷曼倒閉後才置業買股者,亦以實際行動來表現出這種信念。

在雷曼倒閉不足半年,樓市首先承接過今年2、3月份的所謂小陽春,繼而拾級而上,僅在短短的一年時間內便直追到了雷曼倒閉前的水平,這可不是因為用了甚麼樣的「特敏福」,只是由於各國貨幣寬鬆政策「重藥」的奏效!

在貨幣供應量大增的情況下,熱錢也就開始四處流溢尋找合適的市場,其中選擇香港應當是一個不錯的決定。

熱錢獲利要能「立桿見影」,在香港的出路當然是非樓則股(市),這是符合熱錢流向的選擇,亦是香港唯一的藏富之源。因此,在雷曼倒閉不足一年裡,香港能夠重返「歌舞昇平」之境,實拜寬鬆貨幣政策和信貸熱錢所託(或托)!


2009年上半年的寬鬆貨幣政策,並非僅是「寬鬆」,而是「極度寬鬆」!據某些資料來源顯示,便是在這半年內熱錢流入的數量,乃香港歷來從未有過的那麼多!其實這道理也不難明白,治大病必須下重藥,這種「極度寬鬆」的信貸政策是非常時期的非常產物!各國政府一起提升貨幣供應的結果,貨幣的流通量當然是增加,熱錢要加快速度來找出路亦是理所當然!

然而,這種政策是不可能曠日持久的,重藥雖能治大病,其副作用亦會逐漸衍生出其他嚴重的問題 。任志剛最近說得好,他說:「經濟與金融正面臨著扭曲!」

如果經濟實質並沒有增長,金融卻過度地蓬勃(由其是信貸),這種情況下出現的繁榮是完全沒有基礎的,而且亦十分脆弱!這正好等如政府在作財務透支,如果透支出去的錢,經濟仍舊不能在可見的未來出現實質增長而回籠的話,那麼整個經濟格局還將會出現更壞的情況,首先要面臨的便是極度嚴峻的通貨膨脹!

通貨膨脹的結果,是會把所有的資產都泡沫化,資產當然不光是物業和股份,好些在生產領域內的原材料、製成品或半製成品甚至生產資料其實都會經常地處於資產的狀態。

資產泡沫化愈嚴重,企業倒閉便愈多,大量破產的老板與及大量「下崗」的員工一旦出現,結果便會發生車按、保險分期(包括非强積金類別的各類養老保險)、樓按方面的斷按斷供和卡數的拖欠或拒付!社會失業率高企及持續飈升,如果加上社會上的褔利制度又不能產生太大的平衡效果,那末,當太多數家庭在面臨兒女的教育開支、家庭的食物開支、醫療開支等問題纏繞而始終解脫不了的話,各種各樣的社會問題便會大量地應運而生,這對社會必然造成了各種程度上的負面衝擊,其中當然包括了犯罪率飈升,甚至會引發起暴亂,這是最壞的預期!

從好的預期來看,即使是經濟在開始復甦的情況出現時,還有著一個非常棘手的前提!那便是任總所說的關鍵是在於各國政府如何掌握退出其寬鬆貨幣政策的時間!看來這是一個極高度的技術問題。


從目前的形勢看來,美國的經濟已經有復甦跡象,亦顯示寬鬆的貨幣政策已經初見其效!像上半年那種讓大量資金蜂湧入市的情況應該將會有所收歛,換言之「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很有可能轉變為「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這是季末和明年初應該要加倍留心的事情!

大部份市場人士都明白這種影響,因此他們的神經也是繃得蠻緊的,特別對大部份曾經歷過金融海嘯的投資者及商界人士而言,只要市場有任何風吹草動是來自於貨幣政策變異的話,都有機會被驚弓之鳥觸發起極大的震蕩,如果是這樣,非理性拋售的情況將會如江河缺堤,覆巢之下豈有完卵,衝擊後果將會是相當的嚴重!

因此,各國政府計劃退出貨幣寬鬆的時間必須要拿捏得相當準繩,而且更必須要按步就班地隨著經濟復甦的節奏來把貨幣政策淡出,這亦是各國政府深感頭痛的問題,亦是我們任總擔憂之所以然。

在雷曼倒閉的一年裡,甚麼「不可思異」的事情(如滙豐和AIG都會出問題)我們都罕有地經歷過了,如果要相信那些口中不斷喃喃「入市良機」的各類利益集團的推廣硬銷說話,那麼在羅湖商業城電梯口前,閣下可能也應該囫圇吞棗的被那些穿著旗袍的姑娘們輕而易舉地拉到了她們的酒家裏吃飯。

投資市場好不好在乎經濟的背景會將如何,正如我曾在《代理人》提到物業雖有投資和使用價值的雙重屬性,然而一般置業人士實際只能取其使用方面的屬性。由於置業者大多都需要按揭來置業,穩定的收入對置業者實在是最重要不過的事情,因此歸根究底,正如金融並不能夠跟經濟獨立分家那樣,物業還需要跟實質經濟和就業率等方面來掛鈎,否則缺乏經濟的實質支持,資產價格單獨上脹也只不過是泡沫的一種反映。

一石激起的千重浪,迫不得以的寬鬆貨幣政策,漣漪所及固令投資市場產生蕩漾,然而,這絕對不是春風產生的蕩漾,這種漣漪必然會有强駑之末的適可而止之時。

春風就算來臨亦在乎是否能產生出蕩漾的微波,經濟復甦與政府能否有效逐步淡出貨幣寬鬆政策,是既關連卻並又沒有因果的必然關係。 理解這種情況的讀者,不用「專家們」的軟銷硬銷,亦不會出現如「羅湖商業城」那般被動的情況!


[ 往 頁 頂 ]
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