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頁
文集 - 事遊 - 海嘯背後 - 楚漢論風流 - 談映畫 - 代理人 - 生活

.... 海嘯背後 ....... [ 返回索引頁 ]
暗戰

何斯人
2009-10-10
中國輪胎輸美,一直是本年中美之間鬧得到沸沸揚揚的事情。本以為美國商務部有意改善這種緊張的氣氛,怎知吳邦國總理剛從美國返華,奧巴馬便跟美國保護主義份子一道把中國輪胎事件鬧得更大更兇!

既然人家要跟你玩保護主義打貿易戰,我覺得中國商務部把美國進口補貼的雞肉抽出來也是適時而明智之對策!表面上這不難明白是還以顏色之舉,然而從更深的層次來說,這是中美糧食戰爭中,中國自衛反擊戰的啟端。

美國有全球最佳的學府,自然是精英雲集,這些精英們在想問題的刁鑽程度,恰恰便反映在美國强勢的綜合國力裡面。

不知這是否大英帝國的「斜陽」本質,末代港督彭定康曾不知何故在其任內發表了《孫子兵法》並不適用於商業之言論。恰恰與之相反,美國無論是朝野政界抑或是商界學術界,對於來自不同方面的不同學問,大都抱虛懷若谷且趨之若鶩的學習態度,「如日方中」和「日落西山」的國度原來從意識形態便可以窺得!

孫子的『不戰而屈人之兵』、『上兵伐謀』、『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敗』,早已廣為美國學術界上經上典,並且更具體地應用到國家政策的層面上。

美國精英們能夠跟中國打「兵不刃血」的暗戰,除了對不分國界的學問追求極其刁鑽之外,更隱隱透露出他們對博大精深的中國學問,其融滙貫通程度之高,不僅早已脫離了懷疑的啟蒙階段,實已達到了具體操作的實戰水平。毛主席說:「洋為中用,古為今用」,相信美國的精英們確實是真真正正並且全心全意地來落實!

不僅是美國前總統列根在其就職演辭裡引用了「治大國如烹小鮮」的《道德經》一辭,尼克遜前總統在訪問北京之前,早已飽覽了《毛澤東選集》,據聞美國陸軍特種部隊「綠貝蕾(Green Beret)」(電影《第一滴血》由史太龍飾的蘭保便是位前「綠貝蕾」軍人)成立的概念,便是因為前總統甘乃迪受到毛澤東遊擊戰理論的啟蒙,針對越戰搞特種戰爭(special warefare)而成立的。


實用主義掛帥的美國精英們,拋開了主觀的自我意識形態影響,以中國人的傳統智慧來「以夷制夷」,跟中國人展開了「暗戰」!美、英雖然同是以英語為主的國家,然而,從彭定康這類現代帝國精英代表來看,英國人委實太多思想包袱,反倒成了從別人身上吸取養份以資已的極大桎梏!

從司徒雷登點評讚嘆毛澤東在1947年12月25日所公開發表的《目前形勢和我們的任務》裡的10條對蔣介石的具體公開軍事對抗原則,更可窺見中、美相互之間的監察是何其緊密。中、美這兩位老對手其實相互之間並不陌生,雖則在意識形態方面確實是南轅北轍,然而,有些價值觀卻是差異極微。

在對糧食戰略價值的重視方面,至少彼此便有著相當的一致觀念,正如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所言:「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國家;如果你控制了糧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無獨有偶,毛主席亦謂:「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

中國報復輸美輪胎受到保護主義惩罰性關稅,馬上便打出了反傾銷美國雞肉的這張牌,從反應速度之快來看,反映出中國著實早已緊盯了從美國進口的農產品!

由中國要求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的那天開始,美國就要求中國開放市場讓美國農產品到來傾銷作交換條件。堂堂美國在世貿組織的一張寶貴的贊成票,卻只是需要美國農產品輸華來作為交換的代價,美國人真有那麼平宜簡單的交易嗎?

如果我們以為美國人真的是這般天真的話,那我們就更為天真了!美國精英們城府之深,可算是世界之最,單是這點便跟我們中國人有點相近了。美國是少有的農產品補貼國家,從整個農產品的把控格局來看,美國人固然是洞悉先機早訂策略,然而,這類策略卻原來早已藏於我們三千多年前那本《戰國策》的裡頭。

作為中華文化的繼承者,我不禁驚歎這等公元前的華夏智慧,不僅並沒有像秦俑般只能供人發古思懷,卻居然可以從泥土裡拿出來,拍拍灰塵似的便匪夷所思地重新應用於「睥睨天下」!

為了方便大家理解,斯人特不厭其煩地刻意抄書一遍,希望某些讀者不會以為斯人又因此抄書而失控了吧?

齊國本是一個海邊的小國,姜太公初封時地不過方圓百里,而且很多是不適合糧食生長的鹽鹼地,糧食產量和人口都不多。齊國之所以在較短的時間里發展成為東方的強國,與管仲的糧食戰略有很大關系。

  策一,『服帛降魯、梁』:魯和梁的老百姓平常織綈,綈是一種絲線做“經”,棉線做“緯”織成的紡織品,管仲勸齊桓公穿綈料衣服,下令大臣們都服綈。上行下效,齊國的老百姓一時間全都穿綈料衣服。齊國綈的價格大漲,管仲還特意對魯、梁二國的商人說:你們給我販來綈一千匹,我給你們三百斤金;販來萬匹,給金三千斤。吸引得魯、梁二國的老百姓都把綈運到齊國賣高價,而獲取利潤。

魯、梁二國財政收入大漲。這兩個國家的國君就要求他們的百姓織綈。一年後,魯、梁的老百姓幾乎全部出動,忙著織綈運綈,從而放棄了農業生產。時機成熟以後,管仲又勸齊桓公改穿帛料衣服,也不讓百姓再穿綈,“閉關,毋與魯、梁通使”,十個月後,“魯、梁之民餓餒相及”,即使兩國國君急令百姓返農,也為時已晚,糧食不可能在短期內產出。於是,魯、梁穀價騰飛,魯、梁的百姓從齊國買糧每石要花上千錢,而齊國的糧價每石才十錢。三年後,魯、梁的國君不得不歸順齊國了。

  策二,「買鹿制楚」:齊桓公欲伐楚,又害怕楚國強大而不獲成功,向管仲請教辦法。管仲讓桓公以高價收購楚國的活鹿,_且告訴楚國商人,販鹿到齊國可以發大財。

於是楚國的男女幾乎全國總動員,全都為捕捉生鹿而奔忙,放棄了糧食生產;而齊國卻早已“藏穀十之六”了。當楚國的百姓無糧可食時,管仲又關閉了國界,終止活鹿和糧食交易。結果,楚人降齊者,十分之四。

  策三,「買狐皮降代國」:代國出產狐皮,管仲勸桓公令人到代國去高價收購之,造成代人放棄農業生產,成天在山林之中去捉狐狸,但狐卻少得可憐, “二十四月而不得一”。結果是狐皮沒有弄到,農業生產也耽誤了,沒有糧食吃,導致北方的離枝國乘虛侵擾。

在此情況下,代國國王只好投降齊國。齊國已經不僅僅是「不戰而屈人之兵」,更是「不戰而吞人之國」!這便是《戰國策》糧食戰爭「刀不刃血」的威力。

雖然我們是中國人,然而祖先的遺產卻被美國精英們悄悄地挪用著,當然能挪用別人的文化遺產還得先有兼收並束放眼世界的胸懷,這點修為確實是煉之不易,亦是大國强者應有的本質,完全是值得很多固步自封的同胞們借鏡。


1995年以前,中國一直是大豆的淨出口國,到了2000年,中國居然變成了最大的大豆進口國(進口量穿破1,000萬噸)。由於中國大豆並不像美國大豆那樣獲得國家農產品的補貼,於是便出現了美國進口大豆還要比中國大豆在本土市場售價平宜,美大豆以壓倒性的價錢在中國市場大量傾銷。在這種簡單的供求理論基礎發揮下,中國大豆種植面積便大幅地按年減少以平衡需求的不斷萎縮。

如果有一天,美國人要求‘hair cut(剪羊毛)’ 的話,上面那三則的《戰國策》便完全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目的了!

不要以為斯人在無的放矢,說的盡是危言聳聽的陰謀論,這裡還有另外一則故事。2008年我們經歷過一次劇烈的食品價格暴漲,由豬肉到大米莫不漲價,甚至有產米王國之稱的泰國居然一度停止了大米的出口(見《海嘯背後》在2008年9月23日《山雨欲來風先行》一文)!

2006年,石油價格漲到了超過100美元一桶後,科技領先的美國於是便發展出以玉米來發酵提煉出的乙醇,以取代價格昂貴的部份石油使用量。

僅是2006年內,美國便投入了4,200萬噸玉米來生產乙醇,這個數量是相當於能滿足1.35億人口一年的食量消耗!

2007年12月28日,美國眾議院通過了自1975年以來的第一個能源法案,要求減少石油進口,大幅增加乙醇等生物燃料的添加比例。目前,全美擁有114間乙醇提煉廠,還有80間正在興建當中。

美國能源部發表了聲明,在今後相當長的時間裡,玉米將會是美國乙醇生產的主要原料!不用說,玉米的價格便一路上揚及屢創新高!大概很多讀者都知道,美國餵飼牲畜尤其是豬的飼料主要都是來自玉米(這也說明了橫貫美國東西兩極的玉米帶(corn belt)亦是主要的豬隻生產地來源),玉米漲價,一衣帶水也就令其他的農作物需求也就開始提升,提升的結果當然是令到其他農產品價錢也隨著提升。

這樣大數量的玉米給拿去當作了燃料來使用,無論是替用品或者是玉米的本身,無論是拿來給人類吃抑或是作為飼料使用,國際糧價當然都要全面報漲,這樣一來,非洲或南美某些地區的人民當然是餓殍遍野慘不忍睹,就是身處香港的我們也都要飽受食物價格暴漲所累!

糧食事實上於今天已經並非單純地以糧食的意義而存在,其特殊的意義及用途,正如《戰國策》以上三則,是「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尚佳工具!「可幸」金融海嘯的來臨把石油每桶由高位147美元下降到40元,國際糧食價錢才可回順。然而,中國對美雞肉反傾銷的策略,斯人相信卻並不會是「隨機抽樣」的那麼回事!

如果金融海嘯慢慢平復過來的話,這個糧食戰爭的策略,相信仍是美國國家機器手中的下一張牌。


[ 往 頁 頂 ]
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