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頁
文集 - 事遊 - 海嘯背後 - 楚漢論風流 - 談映畫 - 代理人 - 生活

.... 生活 ....... [ 返回索引頁 ]
活著
(給一位活著的友人)
何斯人
2009-11-27
星期天,頭上是藍天白雲,背後是群山簇擁,清爽的十一月和風緩緩地摩擦著臉頰,能夠在這樣的環境底下,與友人了無拘束地處身綠油油的一片草坪上面去縱論天下,確實是一種非銅臭而能換得的享受,或許部份讀者亦有過此等體驗。

有人說,一個人在40歲前,可以放下很多東西,也許還包括了尊嚴和自我來換取能讓下半生過得自在一點的生活,這並不是一種追求而只是交易。交易不一定是要來幹點自己能真正喜歡的事情,很大程度上這還只是一種手段,一種謀取現在和將來生活的手段。這跟自我還是距離得甚遠,這種手段甚至是通過壓抑自我來實現的。至於40以後,一個人如果還是抱著這種40前的生活態度,那便是在虛耗著生命了!

今早看電視新聞,知道藝人陳鴻烈猝然逝世的消息,其享年還不過60餘載!這則消息猶如霧鼓晨鐘般再度敲響了我對生命的認知記憶,畢竟生命終究還是有限度的!

少年不知愁滋味,年輕怎的總是覺得光陰無限,老想著如何來打發時間,最害怕的還要算是空閒下來。然而當年事既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逐漸把人壓得透不過氣來時,又慨嘆事情太多卻只是時間太少,真有點希望‘Time in a Bottle’ ,人生便是如此這般的矛盾!


危疾一般都習慣不去打年輕人的主意,這或許可叫作青春無敵吧?然而這確實只是反映出有機體生命循環的自然流程,生命從出生、成長、壯大到衰老以及死亡,相信鮮有人會不知道,只是我們可能認為暫且模糊它甚至忘卻它,認為這便是一種積極進取的人生態度吧?

最近有位朋友忽然在開會之際胸口絞痛,到了醫院後證實是心血管栓塞,需馬上動手術,這位朋友雖曾命懸一線,然尚幸能在最後關頭能跨越險境!記得這位朋友月前臨出行到意大利旅遊時曾對斯人語重深長地說:「唉!一年到晚所有的時間都被業務佔據,人生活著難道只能是如此?」

對於還需為「衣、食、住、行」而「掙扎」的朋友來說,這話可能是難以理解,然而「衣、食、住、行」卻還是可以「豐儉由人」的。換句話說,若非得要穿戴歐陸名牌時尚、吃盡天下美食、住上甚麼豪門大宅、還要按月遠行遊玩的話,那麼要滿足「衣、食、住、行」這種基本的生活條件,在今時今日香港這個地方其實也並不過於困難。

既非得要追求永不可能滿足的無窮物欲,那麼生活便不一定要連生命也要賠押上去!由其當一個人步入「不惑之年」時,追求甚麼過度的物欲,到頭來都只會是成本大於收入,得不償失的。因為這種成本還會包含了餘下的光陰和生存的價值。生存價值也並非只是一堆堆的錢財,或許只不過是與家人共聚多一刻的溫馨和自我的重拾。相信尤其以上這位朋友在這種刧難之後自能更為認同。


能夠在半生勞碌之後,取回自主自我的生活,這已經算是真的不錯了,甚至更可視為一種不錯的成就!畢竟愈是年長,時間的成本愈是昂貴,試想一個人假如知道生命會在明天便要結束的話,還有甚麼東西寶貴得過做自己所喜歡做的事情呢?

遺憾的是沒有人會知道自己的生命將於何時終結,有人說把握此刻便是永恆,可又有那幾個人果能如此?反而只為了生活瑣事而被不斷地折騰以至消耗著生命者卻比比皆是。

是否何斯人看得灰?其實不然!試想一件事情如能看得透甚至知道結局的話,做起事情來便可以安排得妥善,這是被動的主動,也就是所謂「內線主動」!能夠在內線採取主動,便能把握住每一天,而且保證能主動地享用著每分每秒,不致於發生變故時進退失據驚惶無措!

我有位身家顯赫的富貴朋友,常慨嘆「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平時每天回家都未能珍惜親人的那份存在,忽然有一天,在毫無準備之下失去了親人,可他卻仍在外埠遠遊,那種哀傷感覺真是難於言表,非親歷其境是不會明白的。

年青時期總是難以體會,不過,年過四十的朋友,相信總能逐漸明白。不是金錢也不是保單的賠款能抵消這種損失的。又恕斯人抄書吧,《大學》裡有句話說:「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知道應達到的境界才能夠志向堅定,志向堅定才能夠鎮靜不躁,鎮靜不躁才能夠心安理得,心安理得才能夠思慮周詳,思慮周詳才能夠有所收獲。每樣東西都有根本和枝末,每件事情都有開始和終結,明白了這本末始終的道理,就接近事物發展的規律了)」。積極的人生相信是從「知止而後定」開始吧?

週日與那位友人高談闊論於斯人的草坪陋舍,感受良好,不過只是彼此明白「吾生也有涯」而啖嚼享受存活的那一刻而已。


[ 往 頁 頂 ]
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