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頁
文集 - 事遊 - 海嘯背後 - 楚漢論風流 - 談映畫 - 代理人 - 生活

.... 楚漢論風流 ....... [ 返回索引頁 ]
天下第一監(2):英雄時勢誰造誰?
(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日月明
2011-11-08
客觀條件是歷史的載具,這不僅是靜態,也是動態的。無論靜態動態,客觀條件都並非是一成不變的。

人口在某特定時候的多寡、文化的圖騰和禁忌、科技及運用方式、經濟利益的分配、自然環境和天然資源運用的程度…這可能需要超過一代人的時間來作出變化或更替,這都是靜態的條件。

突發性天災人禍及處理手法、人物的出現、人物行為及其影響、影響人的事物、人物與人物之間相互作用下所產生的「化學作用」及其延續衍生的場景…這都不需要很長久的時間便可以把原來的環境顛覆,這是一種動態的表現。一場汶川地震的善後處理,足以影響國運,既可以使之成為凝聚民心的增值好事,亦可以成為滋引禍端的壞事。這是「時勢」在發球,「英雄」把握機遇去接球,然後回拍,「英雄」能否成功再打造新形勢,那便要看「英雄」回拍時的功力如何的了!

因此「英雄造時勢」及「時勢造英雄」兩者其實並不矛盾,更屬事物客觀存在的本質。正如事物有大就有小、有香就有臭、有壞就有好、有利亦有弊、有危便有機、有褔亦有禍那樣地既相互矛盾卻又同時並存。中國人黑白分明卻又黑白共存的太極符號便正好說明了種概念,中華智慧幾千年在今天來說依然是相當辯證。

沒有秦穆公的業績、沒有秦孝公、商鞅的變法基礎與及歷朝積累的「能量」,秦始皇亦難以僅憑一代之力統一天下而躍升成為「英雄」。正如發現地心吸力的牛頓所說:『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可以看得更遠』,事實確然如此!

然而「物先腐然後蟲生」,一切古今中外强大的政權或機構由强轉弱而至於覆亡其起端大都是自內而外的,特別是腐化多由權力最高的領導班子來開始。中東「茱莉花革命」導致埃及、利比亞當權者的最後倒台,其實起因並不複雜,只是貧窮落後的客觀因素加上當權者愚昧麻木的主觀表現來啟動「星火燎原」之勢而已。秦朝覆亡原因引爆點剛好落在陳勝、吳廣的「揭竿起義」事件上,實際上亦相當符合歷史的發展規律,在當時客觀條件配合下,革命起義不過是等同在火藥庫裡面抽煙,遲早都會引發轟天災難。

事物的變異往往是從量的長期累積而來,由其是歷史。引爆點是量達到了飽和那刻的具體表現。趙高、項羽、劉邦、陳勝、吳廣…等這些人其實同屬於「引爆點」那一刻內的「英雄」,換句話說,他們都是時勢打造出來的英雄們。

正如太極符號那樣,歷史創造了有利時勢,亦同時創造了不利時勢,亦矛亦盾既陰且陽。時勢成就了秦始皇吞併六國,但亦把前朝法家的圖騰重壓到贏政的肩上成為了他意識形態上的桎梏,「焚書坑儒」正是其桎梏被推上到極端的一種表現!

成就「天下第一監」趙高獨攬大權的空間,是靜態的封建文化加上了贏政的動態「不設防」所產生。在中國封建社會裡,太監不僅在朝廷內沒有地位,連一般百姓心底裡都不會瞧得起這些既不是男亦不屬於女的閹人。跟所有帝王一樣,封建傳統文化圖騰也牢牢地烙在贏政的腦子裡,以至對於趙高的疏於防範。可以說趙高「成就」於其先天的缺陷。憑著閹人缺陷的本質使贏政不會對趙高產生設防之心。事實上對於一個本質殘缺的人,贏政這類封建帝王豈有不視其作「透明」之理?

正因如此,趙高便能出入於皇宮自如,這種情況容易令人聯想到家裡的長期傭工,她們對雇主性情往往拿捏得比誰都要準。趙高只需一直恰如其份地當好這個「透明人」的角色,便能穿堂入殿,更可接觸得到皇帝與大臣之間的微妙往來而且更多是一手的機要資料!雖然秦始皇能把趙高當作透明,然而聰明人如丞相李斯卻完全明白,不僅不可以視趙高為透明,更實實際際要去巴結。在後來假詔書的事件上,李斯與趙高同流合污足可以說明這點。

假詔書是秦朝國運衰敗的轉折點,當秦始皇於巡幸各地途中忽然病死時,身邊只有趙高。對早已望穿秋水的趙高而言這簡直就是天賜良機,趙高的經世投資終於有了超額回報!假詔書成為了其「挾諸侯」的超級玉璽!(待續)




[ 往 頁 頂 ]
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