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頁
文集 - 事遊 - 海嘯背後 - 楚漢論風流 - 談映畫 - 代理人 - 生活

.... 海嘯背後 ....... [ 返回索引頁 ]
『取用於國,因粮於敵』:歐、美、日要追回失去的十年
(如無作者書面允許切勿下載及刋登)
何斯人
2011-11-18

歐、美、日的經濟愈來愈不妙,那是現實,亦是積習。然而,另邊廂以中國為首的大多數亞洲國家卻偏又同時出現了持續可觀的經濟增長。

這是一種此消彼長的態勢,對歐、美、日來說,這亦是一種最壞的博弈困境。因為長此下去,歐、美、日的全球霸主地位必定要受制於人甚至有被取代之虞,情況極有可能變成了像大英帝國自二戰後所身處的那種困境!

狂瀾當然必須要力挽,不求維持萬世霸權也得謀一時之利。20世紀末經濟重心其實已經悄悄地向亞洲轉移。冰封三尺固非一日之寒,換句話說,歐、美、日的問題早在亞洲金融風暴之前已經根深蒂固。正如毛主席說:『敵人一天天爛下去,我們一天天好起來』那樣子,改革開放如火如荼的中國及亞洲眾新興經濟實體此刻正與歐、美、日傳統霸權作此消彼長的競爭。

亞洲金融風暴的出現時事實上把亞洲的後腿拉上了一把,或者如是說『拉後了亞洲經濟十年』。同時亦讓歐、美、日沾沾自喜產生出有害的麻痹大意。尤其是當科網泡沫在21世紀初爆破後,短暫的繁榮更令美國人難以虛心察覺到經濟已經正在繼續迅猛地轉移到亞洲。然而,當仍處身於世界霸主地位,特別是金融霸主地位的歐、美、日似乎並未能澈底洞悉得到「龜兔賽跑」般的「此消彼長」格局並非能以金融創新而得以扳平的這種意義。

到了環球金融風暴在2008年轟然出現時,歐、美、日這些既得利益者才真正開始認真檢討這方面的問題。美國這二年嚷著「重返亞洲」其實並不是窮兵黷武,亦非虛張聲勢以圖轉移視線,這也許只是表面現象或‘side effect’而已。正因為認識到此消彼長的嚴峻,以拖慢亞洲經濟的長遠發展為目的等一切手段,就正好是延續霸權地位的最佳保障。事實上這亦是最「立竿見影」的做法。

美國人拿諾貝爾獎特別多,這反映其學術素養的軟實力仍然是執世界學術界牛耳,專家眾多自然不難「集思」,且素質之高,他國目前亦難以望其項背,創新「招數」固然是可以層出不窮。美國前總統列根也懂得說起《老子》『治大國如烹小鮮』來,那智囊學者們豈有不通於中國如《孫子兵法》、《戰國策》、《資治通鑒》…等韜謀策畧之理?如果把亞洲地區置諸於如「春秋戰國」那樣的「翻版」,那麼大致上就可以達到孫臏的『圍魏救趙』及孫武子的『取用於國,因粮於敵』和『當吾二十鐘』(此消彼長)甚至『不戰而屈人之兵』這種目的了!相信這就是近期美國誓要「重返亞洲」背後的真正動機。

日本已失去了亦不止是十年,美國自2008年已「啟動著」失去的十年,歐盟剛開始踏進失去十年的「範疇」。其實歐、美醞釀「失去十年」又何止自2008年?日本今年三月的褔島核危機及海嘯更深化了其已積習難返的經濟頹勢。既得利益者絕不會拱手讓出利益,自己不爭氣時也不能讓人家「扒頭」,不能「自强不息」也得起碼要抽人家後腿,更何況是對未來霸權寶座的爭奪?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翻開春秋及戰國時期諸侯的歷史,國與國的博弈,只有利之所在的短暫合縱連橫,卻從來很少會是理想地來個雙贏的(秦終拼六國便是佳例),反而更多的是『取用於國,因粮於敵』。更仔細來說是『智將務食於敵。食敵一鐘,當吾二十鐘;萁稈一石,當吾二十石』這就是「此消彼長」的大道理。

問題是怎樣可以『當吾二十鐘』?特別是當今歐、美、日經濟正處於大劣勢當中,且更在愈陷愈深的自身經濟現實底下。

亞洲垮則歐、美、日可保,這當中真有點「圍魏救趙」的意味。歐盟身陷困局現階段當然只能「自掃門前雪」,然而意識形態上仍與美、日等同一鼻孔出氣。無他,『同道相成』也!

韜略演繹之下,遂出現了『美國重返亞洲』等連串的類宣言、近期美日聯手拉動南中國海矛盾(包括教唆菲律賓、力撐越南等行動)、TPP(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出籠劍指『上海合作組織』、日本自衛隊大演習、美高調加派海軍陸戰隊(只區區2,500人)駐軍澳洲達爾文港(Darwin)…等。

從奧巴馬親臨達爾文港並且高調演說,其實亦可看到其志在製造這麼的一種亞洲版「春秋及戰國」政治亂局的動機。其以政治意識形態矛盾來「項莊舞劍」亦旨在於打亂亞洲經濟的前進格局重奪霸權地位而已!

從「本來無一物」的菲律賓於亞洲區內叫囂最甚來分析,其實亦可洞察出美國等既得利益者們這種韜略的一致性!美國當然明白到弱國的選擇及其做事方式,早於去年已予其一艦隻(屬美海岸巡邏隊二手貨),更允諾明年再送一艘更新款的(未知仍否是二手貨?),其他枱底交易包括政要的私人利益相信自是不言而喻,這只是拋出的一根「骨頭」而已。若是美、日的「施贈」稍有吝嗇,相信窮小國又會跑到中國那邊討利益(就好像當年跟中國「天涯若毗鄰」的亞爾巴尼亞般的態度),不是挖苦,情況就真像香港的地產經紀向買賣雙方「扯鵰」那般的情景。

越南的情況比菲律賓好些,因為她早已拿下很多南海資源並且很快便給了歐、美、日等跨國公司來投產開採而且現正陸續回籠,「霸地賴場」除了是因為地理條件近之外,主要還是跟歐、美、日等跨國企業的利益綑到了一起。因此,越南不用多言,皆因其勢已成。可以說,越南已成了歐、美、日等霸權大策略的一個紮好了根的「切入點」。

其他「沈默的多數」,相信現階段亦犯不著以政治「火中取栗」來換取經濟長足(如印尼近日的GDP已有6.5%)。不過由於歐、美、日的霸權大策略還剛啟動不久,中國和亞洲國家這方面在對策上仍要走著瞧。

不言而喻,所謂霸權大計是以中國崛起的威脅論而作主題,相當於冷戰時期以蘇聯作公開假想敵,挑動那些即將成為「富戶」的亞洲國家的恐懼神經,是以國家安全矛盾挑撥離間亞洲國家之間的合作互利關係,甚至最終能達到拖亂其發展的良好勢頭,避免「此消彼長」以爭取時間,這就是『食敵一鐘,當吾二十鐘』的核心意識。如此的話,歐、美、日的「十年」亦可能有機會被縮短矣!




[ 往 頁 頂 ]
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