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頁
文集 - 事遊 - 海嘯背後 - 楚漢論風流 - 談映畫 - 代理人 - 生活

.... 楚漢論風流 ....... [ 返回索引頁 ]
大海航行雖靠舵手 瓜兒卻絕不可脫秧
(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何斯人
2011-12-18
既甜且大的瓜兒既可遠觀亦能供飽餐,然而若脫掉了那條近乎隱蔽的秧蔓,瓜兒也許長不了甚至只能仍以種子一粒來示人。毛澤東以瓜、秧來類比領袖(或搞革命者)與群眾的關系,其舉一反三之精辟非有深刻的實踐體會加上文人的理論基礎方能完成!

甚至其「教友」哲古華拉的敗筆亦正在於其對這方面的「學藝不精」而最後只能成為了脫秧之瓜!拉美不是沒有群眾,只因「革命市場」尚未成熟。獨大的泛天主教文化(文化不單止於宗教)已根深蒂固到每一個角落達數個世紀之久,亦然成為拉美人文(humanism)的普世價值觀(如果聽說過有所謂「基督共產主義」請勿吃驚),當然還有《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這種美帝在拉美核心利益客體的鉫鎖(請參考本人【海嘯背後】2009年2月22日及3月5日二篇拙作),相信卡斯特羅只固守古巴的理由正在於此!星火之所以不能燎原正因為整個拉美都難於信眾(或需要超越一代的時間如天主教那般來進行「滴漏滲透工程」)更遑論甚麼群眾基礎!哲古華拉與卡斯特羅的最大分別相信便在於彼此對拉美「群眾工程」的評估。


缺乏了群眾基礎的英雄正好比是像是一位出色的導演傾力製作了一部曲高和寡的電影那樣,除了只夠滿足於自我及少數身邊的人(這些人也不一定太明瞭你的想法甚至價值觀念,往往只因需要『打好這份工』而已)之外,大概亦只能留待後世來品鑑。像Woody Alan的電影(看看其最近作品《情迷夜巴黎》見仁見智有人說他是在作精神自慰)也像是梵高的作品,一個瘋漢的「告白」,要死後方得!

藝術脫離了群眾(至少是當世的群眾)便是孤芳自賞,但那倒畢竟是沒太大的麻煩,然英雄需要的是凝聚力,英雄欠缺了群眾卻只可能是作為個人英雄甚至淪為匹夫游俠!藝術家、文學家、哲學家等憑著「匹夫之勇」可以改變很多代人的價值觀甚至乎文化。政治家、軍事家、企業家卻是要「只爭朝夕」好去發動群眾來作有效分工以改變組織甚至天下!正所謂「魚兒離不了水,瓜兒脫不了秧」,組織決不可能脫離群眾來幹革命,畢竟革命不是繪畫綉花不是做文章亦不可以從容不迫來作個人show。


可是歷史上偏偏就有很多英雄不斷去重複犯這種脫離群眾的錯誤,項羽便是其一,他不僅是脫離了群眾(見「坑殺20萬戰俘」、「殺懷王」、「推反與范增共訂鴻門宴的陰謀」「屠戮咸陽及所克之城鎮」、「獨排眾難硬要衣錦還鄉」、「忍受不住『沐猴而冠』言語」…),更未曾明白到欲爭天下必不能缺乏群眾基礎的硬道理。「得人心者得天下」群眾的基礎當然是得來不易但首先需要懂得爭取民心!項羽曾叫陣於劉邦邀他單挑,足見項羽的個人主義風格已經膨脹到了自戀的程度!大概是這個緣故,范增出走後的風險項羽連算都懶算,相信他除了是自戀之外,也缺乏當領袖應有的常識。

凝聚群眾也好,團結群眾也好,收買人心也好,單靠「蛇齋糉」或一些「噓寒問暖」的行貨是不管用的。然而項羽的手腕卻偏就是只有這些!「蛇齋糉」和「口惠而實不惠」那種如同酒店門僮般的「噓寒問暖」,項羽當然能比下劉邦。然而憑這些去拉拉草根的選票倒還可以,人材正像高級選民那樣,單靠「蛇齋糉」和惺惺作態往往都是適得其反。論耍手段,在江湖打滾了幾十年的劉邦要高出項羽不知多少回。蕭何說劉邦傲慢無禮,正因為劉邦壓根便不用來這一套!


[ 往 頁 頂 ]
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