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頁
文集 - 事遊 - 海嘯背後 - 楚漢論風流 - 談映畫 - 代理人 - 生活

.... 斯人影評 ....... [ 返回索引頁 ]
HOW I AM SAYING和WHAT I AM SAYING

何斯人
2012-03-18
最近觀賞了電影‘The Iron lady’,尤其深刻的是當Meryl Streep所飾的戴卓爾夫人在議會中「舌戰群雄」的那句話:“If the right honorable gentleman could perhaps attend more closely to what I am saying rather than how I am saying it, he may receive a valuable education in spite of himself.” 。

這是戴卓爾夫人作為保守黨員初任教育部長時在議會上反唇相譏工黨諷刺她語調激昂的一段話,工黨欲施下馬威卻不料在此初嚐「鐵娘子」的鐵拳,這也是戴卓爾夫人對價值觀念的清晰,也就是戴卓爾的理論基礎强勁之所以然。誠然很多位高權重受過良好教育的人都會犯這種注重“HOW I am saying ”rather than “WHAT I am saying ” 的毛病。何斯人便經常被人抽這種的後腿!如何表述當然是重要,但更重要的是“WHAT I am saying” 的內容,這也許正是我們韓愈『文以載道』的異曲同工!

正因為那不是「道以載文」,二者的取捨實再明顯不過。正如戴卓爾夫人所言:“he may receive a valuable education in spite of himself ”,可惜富裕社會往往很多時卻是流於形式主義,情況便像手提電話的娛樂功能變成了電話的本質,「你是否在用Apple I Phone 4S或Samsung Galaxy Note」更是為了追求那些反客為主的附加值功能而遺忘了自己原本的需要。正如紀伯倫說:『我們跑得太遠,以致忘記了從何出發?』。


特首候選人不談政綱而改為人身攻擊,確實是充滿著娛樂性,然而不斷的娛樂使大家都脫離了實際而本末倒置。這便是「鐵娘子」所說 “WHAT I am saying” !站到社會文化前台的傳媒不經意被商業價值取捨所馴服以至只見樹木成為了習慣,情願挑剔人家的語態甚至別字也不願費神評論人家的 “WHAT I am saying” 內價值核心意識形態,這與他們所受過的專業教育不符,甚至這種思維習慣似未曾受過優質教育或以屁股為最好示人之物。像戴卓爾夫人的這句subjunctive clause,正因himself由於習慣側重了表達方式的‘HOW’ ,忽略‘WHAT’ 內容,故此這應該是“he may receive a valuable education in spite of himself “戴卓爾夫人這句話真是一針見血!

當社會價值只集中於揪後腿甚至以表面的某些現象來以扁概全蓋過真正的價值,那我們還剩下了些甚麼?明星在街邊吃尋常人的粥麵可以招徠雜誌銷量,報導者樂此不疲,這些堆砌都乖離了明星的本質,難道吃碗街邊粥麵能影響了明星的本質?這跟其演技這種核心價值又有啥聯系?明星除了職業之外也跟你我都是一個人吧?這種觀念可把真正的價值觀扭曲使下一代人憑這種扭曲價值以判斷是非,當大家只形役於事物的表象,那麼當一個穿著得體的人便會被認定為一個好人。

引用古文說道理便被膚淺地稱作魯迅筆下的「孔乙己」,那跟紅衛兵斬掉尖頭鞋然後扣人予資產階級的帽子,其幼稚程度又有何區分?難道寫了幾個別字,人家文章的核心內容便會走樣?我們的社會過於注重形式(不是細節)以至迷失去事物的核心價值,這已經跟我們所受的教育背道而馳。斬掉尖頭鞋便以為能殺掉資產階級,這跟堅決擁護穿「白飯魚」的階級兄弟同樣都是危險至極的,這是不問‘WHAT’ 而問‘HOW’ 的惡果。

好一位「鐵娘子」的話,“He may receive a valuable education in spite of himself”!



[ 往 頁 頂 ]
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