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頁
文集 - 事遊 - 海嘯背後 - 楚漢論風流 - 談映畫 - 代理人 - 生活

.... 斯人文集 ....... [ 返回索引頁 ]
自由的版本終極篇四

何斯人
2015-06-04

有一種粗糙的看法認為自由的獲取如果需要事事先有認知,那麼永遠都爭取不了自由!持這種看法的人還列舉狗搖尾巴和雞鳴來證明自由無須通過認知。

持有這種看法的人似乎如果不是別有用心的話便是對事物的認知相當有限,因為明顯地他們對認知的定義還滯留在唯有通過學術理論的方式(或人類的方法)才能達得到認知,而這正正就反映出他們對認知的局限性。狗搖尾巴和雞鳴並非是沒有認知性,只不過牠們並不是通過學術公式來演譯行動而是由生理本能來主持行動,說牠們的行動事先缺乏認知是極其不公的!

作為「大地的主人」我們這些人類,行動當然不光只靠著生理本能,我們從「巧取豪奪」累積的文明,無一不正反映著只屬於人類方可擁有的高度智慧。然而擁有「高度智慧」的我們怎麼能說得出這樣的話:「如果需要事事先有認知,那麼永遠都爭取不了自由」?雞、犬的表現尚且反映著嚴格的本能認知(不嚴格尊守合理的本能是影響該物種的延續性),難道人類爭取自由的行動雞、犬亦不如嗎?

說句老實話,這類粗糙的說法實在是人類文明的倒退,這也是我要寫《自由的版本》的驅動力之一。既不是憑人類獨有的思考認知能力,也不依靠本能從遺傳基因的給力,我真不曉得這些人憑甚麼說自由是無須要認知?(待續)




[ 往 頁 頂 ]
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