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頁
文集 - 事遊 - 海嘯背後 - 楚漢論風流 - 談映畫 - 代理人 - 生活

.... 斯人文集 ....... [ 返回索引頁 ]
自由的版本終極篇六十五

何斯人
2017-12-24

美國議院已經完全通過了民粹總統特朗普的稅改法案。其實這也僅非特朗普的勝利(意指他完成了競選承諾),歸根究底這其實是美國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意識的又一次勝利。新自由主義的核心意識簡單地說,就是政府要無為而大資產階級要有為,換句話說這就是要政府多騰出權力予資本家、把政府的權力盡量多下放到私營企業手裡去,讓私營企業多賺錢然後「做大個餅」然後產生「涓滴效益」來增加社會就業及工資!當然,私營企業是指壟斷性的跨國企業而不要以為是指那些沒有話語權的中、小企,因為通常在壟斷企業面前,中、小企只能是填補有關業界席位的應聲蟲。

新自由主義主導美國這個世界資本主義火車頭,始自列根的亮麗登場(英國是自戴卓爾),自然一眾西方國家從始便要受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所圄囹。你會經常地聽到視美國一切為金科玉律的香港官僚們雖已脫離殖民地卻仍喃喃甚麼「小島經濟」、「小政府」、「做大個餅」、「涓滴效益」…等奇奇怪怪的名辭,這其實就是新自由主義的意識形態語言。不僅是語言,行動上香港政府亦是把大量工作、責任、公共資源無限外判(停建公屋、設立強積金制度、領展等就是)。

我們香港的官僚精英是多麼的離地及天真啊!可能是政府官僚鮮有當過資本家,亦可能條件上從未(敢)染指過馬克思的學說(其實除了是那本在當年的薄薄時髦小冊子《共產黨宣言》和組織起第一國際而響了響及潮了潮共產黨「字頭」以外,馬克思根本一直都在做資本主義本質的學問,可以說馬克思從來就是資本主義學問的大師)。我想問問讀者,你若是老闆的話,多賺了錢會不會是等於多設職位?亦會不會和職員「分身家」?看來這些離地官僚們連人性都未必學會讀懂(舊老闆也真夠保留,竟不讓黃臉徒弟們去讀祖家大師霍布斯的《利維坦》或曼德維爾《蜜蜂的寓言》而光只餵餵莎翁),當然這也不排除有些官僚是明知故犯的。

稅改關乎新自由主義的勝利有二重意義,其表重意義固然是劫貧濟富(是劫貧濟富!!!),因為對大企的稅率由21%降至14%而且並無期限,對中產的減稅比例則少得多而且減稅期限亦只有八年。然而其深層意義應該是從國家高度來解讀的!

從國與國之間的競爭來說,稅改被某些傳媒形容為經濟核子彈其實並不言虛。首先,美國企業在海外為避稅的2.6兆億美元現金(僅蘋果的國外現金已逾2640億美元)可望回流而不用繼續「遊埠」。雖然美國國庫稅收在短期內必然減少,然而長線而言大量現金不斷回流卻是完全可以把這種情況抵消得綽綽有餘,而且理論上可以增加國內投資。不過重點之重點(或被稱為核彈的原因)卻是對全世界的巨大後遺打擊。

試想這麼巨大的資金短期被吸走,當地能不出現資金短缺嗎?起碼我們息口用不著等到美國加息亦應該為不讓銀根短缺而必須大幅頻繁加息吧?屆時財務公司相信不會像現在那麼積極爭取借貸業務,因為現金方是King,保有盡量多的現金在新的客觀情況下才會更主動和有勝算。至於資產(特別是不動產)的價格在缺少資金和為抽緊銀根而屢屢加息的情景下,極有可能出現一反「常態」出現「掉頭」異象從而產生「戲院火燭人踏入」。

有大量美元流動的國家和地區,如果為著應對美國稅改對本國的破壞力而跟隨減稅的話,那麼當稅收減少後一切已部署及未來開支必然也得削減,否則赤字出現的風險將會變得很大!然而削減開支會拖慢當地政府的建設力度從而拖慢投資意欲及減少就業新職位甚至是裁員。難怪歐盟、日本和中國等都那麼緊張!歐盟已致函美財長揚言不排除採報復性行動;日本擬降企業稅低於25%;德國宣布明年一月改革稅制;英國減企業所得稅及資本利得稅;法國減少70億歐元強制性徵稅;印度統一商品和服務稅!這些之前受美資金青睞的國家都傾向跟隨減稅來對衝資金外流的風險,但卻要面對國家稅收的明顯減少從而放慢未來經濟的增長。中國則宣稱不會參與跟隨減稅,雖在稅收方面似無損失,但卻要面臨資金被抽走的現實,資金的緊張當然對中國的高速發展帶來影響。事實上,跟隨減稅或不跟隨減稅都有麻煩!從國家層面來說,美國佬這次可謂真的投下了一枚影響深遠的經濟核彈!

然而捲起這個旋渦的搞局者美國並不意味著完全沒有風險,立桿見影的便是貧富懸殊將進一步在美國本土加劇!壟斷資本的海外資金回流若然在時間上、在再投資的運用上、在就業崗位的實際增加上、在薪金增加及合理分配上稍有差池而不到位的話,稅改的「核爆威力」就變成了傷人及己的「七傷拳」,特別是美國自身將出現國力的「大躍退」!這點且讓我們在明年開始拭目以待吧!(待續)


[ 往 頁 頂 ]
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