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頁
文集 - 事遊 - 海嘯背後 - 楚漢論風流 - 談映畫 - 代理人 - 生活

.... 斯人文集 ....... [ 返回索引頁 ]
自由的版本終極篇六十七

何斯人
2018-05-06

John Naisbitt在其新作‘Mastering Megatrends’中有句既平凡又深刻的話:『當我連充足睡眠都沒有,我又該怎樣去追尋真實的自我?』。

當工作已佔走了你全天的大部份時間,實際上豈有充足睡眠之理?更遑論追尋真實的自我這般理想。假如工作確能讓你有份成就感,或者能起碼令你對未來產生點些兒憧憬的話,相信大多數人都會甘願犧牲點睡眠的時間或甚至將自我放到一邊,畢竟這也只是因時制宜的權宜之計。但當今的現實卻讓人不能如此,至少對大多數人而言確非如此!

當今的現實是:儘管你超時工作、儘管你見老闆和同事多於見妻兒、也儘管你去不斷剝削自己的休息時間,結局卻也總是徒然!那是因為當今努力奮鬥的結果並不一定能令生活質素得到改善。簡單地說,若連一個安身立命的棲身之所都不能因此付擔得起,那何必要作此種無謂取捨?

這不僅是個人的悲哀,也是社會總體的悲哀!我不敢說愈來愈多的社會運動有名無實缺乏理想主義蘊涵,但更相信其主因還是基於上述的社會現實,說穿了還不過是社會缺乏往上流動的機會而已。法國社會學家勒龐在其《烏合之眾》中寫道:『群眾相信一切不可能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合邏輯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合情理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存在的事情,但唯獨不相信現實生活的日常邏輯。』,這大概可解釋了之所以社會運動愈來愈頻繁和愈來愈不顧後果的趨勢。

資本主義其優勢就是能讓每一個勤奮的人都擁有往上流動的機會,這是個人能捨棄睡眠的真正理由,權宜也罷,犧牲也罷,因為人們總覺得『你今天無,但你明天有』,明天總是會更好的,這也是資本主義社會前進的動力。正所謂『衣食足然後知榮辱』,意識形態的理想主義總是在溫飽出現了之後才會是真的。如果讀不懂這個,那就很難對症下藥了。

然而就香港眼下形勢,很多人就算押上了「睡眠不足」、「透支健康」、「無法追尋真實自我」,也並不因而獲得出人頭地的優勢,而且更連維持較有尊嚴的日常生活也顯得拮据!這雖不是雨果《悲慘世界》的資本主義早期,但卻有異曲同工之趣!現今進化了的資本主義並不會直接從工資方面做甚麼違法的剝削大動作,然卻會在商品服務等上游進行壟斷性經濟盤剝(像樣的超市也只有二家)。最令既得利益集團欣喜若狂的莫過於作為平衡者的政府不斷地放棄其角色的應有主動性。甚麼「積極不干與」、「小島經濟」、「停止興建公共房屋」、「涓滴效應」、「小政府」、「把餅造大」…不知是「趕時髦」真的讀不懂新自由主義背後的原創意圖,抑或是權力(政府)與經濟(資本)的主動合謀,其結果就是讓社會付出沈重代價,因為買單的正就是人民。

與過往封建社會的公侯領主一樣,資產階級的既得利益者亦牢牢抓住其利益優勢不放。所不同者只是後者並沒有前者那種同時擁有的政治生殺的大權。然而為了保住既有利益能延續下去,資產階級既得利益者亦千方百計謀權,這種謀權就是謀取最大的政治話語權利!謀權不同於奪權,謀權就是像洛克菲勒集團、摩根集團、蜆殼集團、石油公司、地產發展商、專利快餐店…等那樣,曲線左右政府政策,使其有利於己。人不為己當然是會天誅地滅,更何況是富可敵國之人?要資本主義政權來放棄資本家?除非這是要放棄資本主義的體制了吧?那是與虎謀皮!

在這種政治和經濟「聯姻」的情況下,社會的力量是很難抗衡的,歷史引證了資本主義國家的社會力量(如工會和社會運動)並不真正能與軍警及資本匹敵,正所謂「民不能與官鬥,貧不能與富敵」。這不是悲觀主義,綜觀歷史社會力量最終能取得些所謂「勝利」,也只不過是一些小補小貼、小恩小惠的妥協而已,這反而肥了那些光靠選票和廣告維生的「社會動物」。

然而資本主義社會裡的人民並非是封建主義時代的奴隸那樣百般順從,這種階段性的結果必然是延伸出另外一種結果,那就是反令經濟在這種動蕩的社會局面下不僅失去動力,也會令資本不禁外逃(由其是在全球化經濟底下);作為政治權力代表的政府更因為放棄了作為「調節器」功能的角色而變得無足輕重的「跛腳鴨」,在「豬八戒照鏡」的每下愈況情況中,唯有碌碌無為地等待被替換。不過換了班子的政府並不一定比「前朝」更出色,其中關鍵問題是資本主義本質上是「資、權分立」而不像封建時代的掌權者那般可集資本及權力於一身!

當人民押上一切也不夠生活開支時,人民就比封建時代奴隸的生活還更複雜也更為悲慘。奴隸沒有工資但維持基本生活還是不愁的,至少在衣、食、住、行方面是由奴隸主承擔(奴隸是真金白銀買過來,況且還能夠繁殖小奴隸,豈可不顧?)。然而今天的打工仔在工作強度方面未必遜色於奴隸,但衣、食、住、行方面卻要「食自己」,不說往上流動或甚麼「追尋真實自我」,就連生活費亦且明且暗地入不敷支。如果說奴隸是沒有前途只是「人肉機器」,那我們的現代打工仔其性質又何異?也許是名稱的分岐罷?更何況打工仔必須把收入用來跟各式資本家們換取那些一天比一天更昂貴的生活資料呢?

這句『當我連充足睡眠都沒有,我又該怎樣去追尋真實的自我?』其實算是顯得溫文爾雅得很的了!這應該說:『當我連購買生活資料都足見肘,我究竟是否奴隸亦不如?』。(待續)




[ 往 頁 頂 ]
任何查詢, 請電郵至: info@cman.hk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